有空咸鱼
没空摸鱼
定期躺鱼

© 霏й微
Powered by LOFTER

还在

有时间整理个合集

看看自己还有多少坑

夜深了

我仍在怀念那天突然闪现在我眼前的小巍

他那么好

怎么就不见了呢

意难平

又是一个月
他们今天会回来
会团聚
吃团圆饭

糖段子1

qutade剧版结局
我只要糖
ooc

赵云澜这些日子有些头疼。
头疼的原因很简单,因为他家宝贝媳妇儿生气了,这具体的详情咱暂且不谈,就冲着赵云澜由一天一颗棒棒糖的频率上升到一天三颗棒棒糖的情况,着实让“敦实”的大庆为他的铲屎官担忧。
他倒不是担忧赵云澜扣他小鱼干,他是在担忧这两人,明明一切可以说开,说透,可偏偏就在这情上,两个人非要死磕到底,愣是把明明白白的爱情演绎的九曲十八弯还没到点上。
“死猫,出去再帮我买点糖。”赵云澜窝在沙发上,头也不抬的对着还在胡思乱想的大庆说道。
大庆没好气的低头巡视着已经乱到无处下脚的房间,闷闷地回道:“老赵,你少吃点糖吧,这几天你饭也不怎么吃觉也没怎么睡,这样下去怕是老毛病...

你丫的
我就写糖
甜到腻的那种糖
气人😡

镇魂要是敢be
我就天天发糖

我呢,本来只想陪他们走过这一段
可谁曾想
他们两这么好
让我有了陪他们走下去的力量
真正的镇魂令主
与真正的斩魂使
这个夏天
真好

年纪大了还是很不容易被感动的
碎碎念一下
天亮就删

记一个片段吧
ooc

看着沈巍一点点从他身上滑下去的时候,赵云澜这才反应过来,不可置信的死死盯着他。
手背上还残留着熟悉的温度,赵云澜想要呼喊他,却发现自己怎么也喊不出来,那个人已经被折磨的连话都说不出,却还是固执得用最直接的方式向他传递着自己内心的信念:
“别怕,我愿意用我的生命去护着你。”

当赵云澜听到夜尊说出那番话语时,他生平第二次觉得恐惧了。
他嗫嚅着,鲜血与唾液在他嘴中糊成一团,牵扯出两个字:“不要.......”
当夜尊幻化出冰锥时,他开始拼命晃动着绑在身上的绳索,想象着也许下一秒自己就能挣脱,可即便这样他的眼睛仍旧没有离开过那个人,他的恐惧与害怕在慢慢弥漫着,从心头逐步扩散到身体的每一寸,他听...

1/44